京极夏彦之夜——先锋书店纳凉夜聊会

关于百物语

日本古时有一种叫百物语的游戏。也不知是什么人开始的,总之好论鬼神者和好事之徒唱以此为乐。这百物语是由与会者在一夜之间说完一百则鬼怪故事的怪谈会,传闻讲完第一百则鬼怪故事后,将发生某种异象。至于究竟是何种异象,无人得知。

某日,几位贤人智者群聚,聊得天南地北,渐渐触及到鬼神话题。有人提议,何不进行一场百物语怪谈会,借此瞧瞧最后能否产生异象,若有,则又是何种异象。

于是众人相约在一月色昏暗之夜齐聚一堂,于一盏青纸灯笼内插入百支灯芯,点燃幽幽灯火。待灯火将房内染成一片阴蓝,在座者便开始轮流讲述奇闻怪谈。

一则故事说完,便拔除一支灯芯,如此反复,房内本来就青光笼罩,随着灯芯减少,益显昏暗。

世间本无鬼神,更毋论谈鬼论妖便能引发异象,众人心底对此传说嗤之以鼻。但是虽然都明白这道理,但心中仍存疑虑。

最后,黑夜将尽,房内变得更加昏暗,最后一人终于说完第一百则故事。这时突有一阵轻风吹起,还没来得及拔除最后一根灯芯,就被这风给吹灭了。

众人静候片刻,依然不见任何异象。与会者先是一阵泄气,然后痛骂声此起彼伏,抱怨此说果真荒诞迷信,信此说者真是愚蠢至极。

不过房内本是密不透风,这阵风酒精自何处吹来?最后一支灯芯为何碰巧于说完第一百则故事时熄灭?

众人认为不过是轻风一阵,不可怖,也不扰人,算不得什么异象。这风纯粹是偶然,无人察觉其中实有蹊跷。

这阵风,乃是风神所致。

自此,神鬼悉数离去,不复降临人世。故古今不论叙述多少怪谈,均无从招来任何鬼神。

关于夜聊会

故此,我们在这间拥有600年历史的屋子里说多少鬼故事都不会引来什么鬼神吧。

夏日炎炎,暑气正盛,先锋书店在骏惠书屋举办了一场以京极夏彦为主题的夜聊会。西瓜、鬼故事、老房子、合宿,确实是夏季纳凉会的不二之选。

周五晚上十点,店里还有零散几位客人,店长开始打烊了,客气的把几位客人都请了出去。躲在里屋纳凉与会者,在主持人的招呼下,齐聚书屋中央的长桌旁。大家落座之后,发现在这场多少带点恐怖色彩的夜聊会中,女生比男生还多。

店长和主持人亮相,一同出场的还有西瓜!

夜聊会正式开始,经过一番自我介绍后,有人对京极夏彦并不了解,但也不乏京极夏彦的死忠粉丝。而我,也只能算作半个粉丝吧。因为京极夏彦两大作品系列,我都只看了一半。

一开场,坐我对面的哥们——京极夏彦的死忠粉丝,就率先发言,评论了一番京极夏彦的正传作品。接着有个姑娘,因为今天的活动,特地买了本京极夏彦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姑获鸟之夏》,据此她发表了对京极夏彦作品的看法。

可惜长篇作品系列我看的比较早,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。论起京极夏彦早期作品,我对《姑获鸟之夏》评价没那么高,更喜欢《魍魉之匣》。

之后我站起来也做了一番发言,因为有不少人对京极夏彦不了解(有姑娘完全冲合宿来的!),所以我介绍了一下京极夏彦的生平,还有他作品的两大系列——“京极堂”系列和“巷说百物语”系列。我推荐新人入坑,还是从”巷说百物语“系列开始,因为是短篇小说,看起来比较容易。京极堂长篇小说,是有名的难以接受,故事剧情靠大量对话推动,新人很难看得下去。

另外我还摘取了《涂佛之宴》中的片段举例,讲述了京极夏彦对妖怪河童来源的解构。

之后大家又聊了一些灵异的经历,分享了一些对此的看法。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,这些故事听着大家说说就好了……

夜聊会结束了,女生睡二楼,男生睡一楼。我跟一些朋友睡不着,又聊了一些读书体验。最后我实在撑不住,然后抱着毯子睡去。

我想着这是一间600年历史的徽派建筑,伴着门外细细嗦嗦的谈话声,艰难睡去。

也许是太累,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,也没做什么灵异的梦。

第二天在晨光熹微中醒来,望着这摆满图书的书架和雕刻精美的房梁,如同梦幻泡影。

贴心的店长给我们买了早点。用餐完毕,我也收拾行囊离开了。

尽管没能招来鬼怪,但也算是经历一个梦幻般的夜晚。